明显陵赋

发布日期:2017-05-12 18:59信息来源:钟祥市人民政府

明显陵①赋

——拟唐·杜牧《阿房宫赋》

正德毕,嘉靖立;献王帝,显陵继。覆压二百公顷,放诞疏朗;纵宕半个世纪,垂髫耄荒。纯德北构而西向,金瓶②落尘,蜿蜒其上。曲径通幽,牌楼向苍,虎踞龙盘,四方取象。罗罗焉,亭亭焉,棋盘列卒,扬厉铺张。神道迂远,未云何龙?垣蔽森拱,不城何墙?层层递进,错落有致;步步为营,参差有章。房铺环布,疏密有间;碑亭林立,隔栏相望。祭文御赐,青词宰相。琉璃照壁,藏龙护生;石像生群,疆域八荒。九曲御河,五道玉桥,飞檐斗拱,画栋雕梁。各据地势,负阴抱阳。茂茂铺茵,森森列障,莺啼禁柳,花覆宫墙。一堂之灵,一寝之椁,而陵制秭壤③。

文臣武将,正二从上,挈妇将雏,辇来钟祥。置留守司,统显陵卫,朱旗卧护,玉阶仙仗。龙衔宝盖,驾临谒也;凤吐流苏,慈驾祔也;绛节蔽日,宫国来也;金鼓喧天,玉册授也。皇考圣妣,玄宫安枕,梦寐所求,皇儿幸焉,竟望眼欲穿二十八年④!一砖一石,精美绝伦,红墙黄瓦,金碧辉煌。固若磐石,欲递万世千代而为皇。徽州之木工,窦村之石匠,九州之艺人,京城之文昌,别妻离子,背井离乡,蜿蜒咸聚于此,望之如云;南阳之玉石,云川之楠香,泽州之琉璃,千府之砖墙,旱船拽运,人畜挽行,辗转输来其间,堆积如山。嘉靖视之,以为纲常。

嗟乎!一人之念,千万人之念也。熜欲明孝,人皆有父母,奈何殿宇改金黄,帝心仍终慊怏?使乐用八佾,祀享十二篷豆;一陵两冢,厚葬九重吉壤。垒墙之砖,缺云南而搭贵州⑤;覆殿之瓦,绕群鹳而涨汉江⑥;采石之匠,来青丝而归白发;伐木之工,出只单而入成双。建陵之耗,空国库虚民仓;工期之距,越献王之薨享。致哑役匠,敢怒而不得言;陪葬宫女,群死而不得眠。议礼之争⑦,于理未妄;壬寅宫变,于情不枉。而静摄修玄,朝政不视,专意斋醮,内忧外攘。致天无所道,地无所穰,少无所依,老无所养。匠师遁,米脂隐,闯王举,承天陷。驿卒一炬,可怜残墙⑧!

呜呼!绝武宗者酒色也,非崩疾也;毁世宗者炀灶也,非丹丸也。嗟夫!使照克欲理政,则体系不致旁落,宗递无疆;使熜力继中兴之举,则外族不敢窥视,祀乐永享。兄终幡然醒悟,然无力回天;弟及亦重蹈覆辙,焉得不空余残垣断壁照斜阳!

注释:

①明显陵位于湖北省钟祥市城东郊的纯德山,是明朝恭睿献皇帝朱祐杬与献皇后蒋氏的合葬墓。1988年被国务院列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2000年底,被录入联合国《世界遗产名录》。朱祐杬,明宪宗第四子,成化二十三年(1487年)七月十一日受封兴王。弘治七年(1494年)九月十八日就藩湖广安陆州(今钟祥市)。正德十四年(1519年)六月十七日薨,享年四十四岁,谥号献,又称兴献王,葬于钟祥市东北的松林山(嘉靖十年敕封为纯德山)。

②金瓶:从空中俯瞰,明显陵外罗城为“金瓶”形状。“金瓶”在风水术在中认为不仅能饶气护生,而且是神仙所佩之法器,寓意神圣吉祥。

③正德十六年(1521年),武宗崩,无嗣。朱祐杬之子朱厚熜以武宗堂弟入继大统,即嘉靖帝。朱厚熜即帝位后,追尊生父祐杬为皇帝。原有兴献王坟也相应按帝陵规制升级改建,即后来的明显陵。

1538(嘉靖十七年),朱厚熜的生母章圣皇太后病逝,1539(嘉靖十八年),朱厚熜南巡后返京,决定“奉慈驾南袝”,七月同朱祐杬合葬在显陵新玄宫内。此后,显陵建设继续进行,直到1566(嘉靖四十五年) 九月,显陵建造告一段落,至朱厚熜驾崩,再没有能够到显陵祭奠。

⑤传说当年修建显陵,耗资巨大,国库银两短缺,嘉靖便令各地知府出资筑陵,唯云南和贵州两地未能及时筹措到足够的款项,致外罗城工程缺口。工匠便在空缺段修一口明塘与两边的外罗城相连。而这一空缺段也就留下了“缺一云南,搭一贵州”的说法。至今钟祥人仍沿袭该说法。

⑥《明史·列传·第一百九十六·奸臣》严嵩……嘉靖七年历礼部右侍郎,奉世宗命祭告显陵,还言:“臣恭上宝册及奉安神床,皆应时雨霁。又石产枣阳,群鹳集绕,碑入汉江,河流骤涨。请命辅臣撰文刻石,以纪天眷。”

⑦朱厚熜为自立统嗣体系,用武力平息了长达3 年之久的“皇考”之争,完成了自己的昭穆体系,这一重大事件历史上称之为“大礼议”之争。此后嘉靖皇帝朱厚熜便将其父追尊为恭壑献皇帝,并将王墓改为帝陵,开始了大规模的改建扩建工程,直至嘉靖驾崩建设才停止。

⑧明末,显陵遭到破坏,据谈迁《国榷》记载,1642(祟祯十五年十二月)“李自成至承天。……攻显陵,焚享殿”,地面建筑木构部分毁坏。




打印 关闭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